返回连麦  曜于琴的都市怪谈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路尾随着包从心走出大楼,于思奇甚至还见到了他偷偷跟芬娜打了个电话,稍微汇报了一下自己的成果。

    在得到对方甜蜜的赞许之后,包从心满意的哼起了小曲。

    紧接着,就在他刚把手机塞回口袋准备点根烟庆祝下的时候。他的另一个口袋里的另一部手机震动了起来,这是他平时工作使用的那台,同时也是跟单位里其他的人员之间交流的那台。

    它会在这个时候响起,无疑说明了有什么新的情况。

    特别是当他掏出来瞥了一眼之后,上面的名字和号码都说明了又是汤坚这小子。有那么一瞬间,包从心是真的想直接挂掉电话,不去理会汤坚的。

    他盯着那持续震动的手机屏幕看了好几秒,极不情愿的按下了免提键。

    “喂喂,是包处长吗”

    汤坚这急促的语气甚至让于思奇的眼前浮现了一张满头是汗,一脸紧张的表情。

    “不要问这种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你真以为有几个人能从我手里抢走手机呀”

    包从心不耐烦的把手机搁到一旁的台阶上,自己则从内衬里摸出一盒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

    “是谁上回被顺走手机的”

    汤坚小声的嘀咕被耳朵很尖的包从心给听见了,后者直接抖动了一下自己夹烟的手,咳嗽了一声。

    “你是想气死我吗老实说,我都有些开始后悔把手机号透露给你了”

    包从心左手抄起手机,直接对着屏幕骂了一句。

    “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包处长。事实上,我之所以会提前几个小时联系你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这边监测到了大量的视讯流量波动。”

    面对包从心的谩骂,汤坚反而没有太过慌张,镇定的说道。

    “那是什么跟你说多少遍了,别老跟我提专业术语,欺负我书读的少吗要知道,如果我跟你们一样把时间都花费在上的话,我大概率是不可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的。”

    包从心最后再抿了一口已经到底的烟头,然后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有垃圾桶。无奈之下,他只能轻轻地将烟头弹飞到天上。

    看着那在天空中冉冉升起的烟头,于思奇觉得他这样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太妥当。

    哪晓得等他把目光向下移回包从心身上的时候,一枚硬币已经落了下来,并被其给接住了。

    “好吧,我稍微用通俗点的话来解释吧。我不知道处长大人有没有察觉到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被监视着呢似乎在我们这边看来,在你的周围至少有复数以上摄像头,正把你的一举一动,传输到堂家湾的某个地方。”

    汤坚沉默了好一阵子,在他重新开口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不太乐意的成分。

    “你说什么”

    包从心惊讶的抬头看了看四周。

    片刻过后,他像是发现了什么,直接将自己手里的那枚硬币,弹射了出去。

    接着,于思奇在周围画面消失的同时,听见了镜子被打破的声音。

    圣嘉的一句“糟糕”似乎还是说晚了。

    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镜子被打破,于思奇也注意到了在那些镜子的附近,有一枚高速运动的硬币在撞击着任何企图阻挡它的事物。

    眼看所有的镜子即将被一枚硬币给破坏殆尽了,安神父轻轻一跃,徒手朝那个地方那么一捞,直接就把硬币给拽到了手里。

    等他伸出手把罪魁祸首举到众人跟前时,于思奇发现躺在他掌心的,赫然就是那光秃秃的烟头。

    “这个包从心,脾气还真大。”

    安神父把掌心朝下,任由烟头掉落在地。然后拍了拍手掌,对圣嘉问道“损耗程度怎么样观测站还能继续使用吗”

    “仅剩两面镜子了。所以我才会对你说,应该先完成我那部分才对。”

    圣嘉看着满地的碎玻璃渣,有点心疼。

    “可是我也记得之前我有说过,必须跟那边取得了联络,我们这边才好放开手脚干呀毕竟,你应该不会忘记外面还有几十个拖油瓶吧”

    安神父摆了摆手,似乎在圣嘉谈判。

    “你可以把他们都让利给我,我会保证他们能够成为合格的燃料的。”

    圣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这个动作让人想起了很多。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跟你探讨过这方面的话题呢”

    安神父盯着她看了一眼,问。

    “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谈到那。我这边有个请求通话的信息,需要转接下吗”

    圣嘉在说前半句的时候,语气还比较偏人性化。可是在后面那段的时候,就有点像是在播放是先录制好的提示音了。

    “是包从心他们的吗接进来吧,本来就是希望用刚刚的方法跟他们取得联系的。”

    安神父点了点头。

    “如果他们再扔个什么东西过来的话,那我就真不能保证通话的质量和畅通性了。”

    圣嘉出言警告了一句,然后就调动着最后两块完好无损的镜子,对着他们照射了起来。

    画面又是一转,他们见到了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吃泡面的汤坚。后者注意到他们的出现之后,大为吃惊的问道“你们,我还以为你们需要点时间呢这你们的人好多呀”

    “别废话了,能够互相见面就代表着这种通话是可行的,不是吗所以,我问你包从心那家伙呢为什么没有把他接进来”

    勿忧行上前了一步,问。

    “是医生你啊我这边准备好了,可是包处长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没有连上线,我也很苦恼啊”

    汤坚似乎很惧怕勿忧行,跟他说话的时候,脑袋都不敢抬高的。

    “谁说我没有准备好我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教训你们这些不懂礼数的坏东西而已。”

    包从心的身形渐渐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当他完全适应这种新型的出场方式之后。他的眼睛在于思奇等人身上扫描了一边,同时嘴唇在微微的蠕动,似乎是在清点人数。

    “你说谁坏呢”

    宫辰叉着摇问。

    “肯定不单单指你。”

    包从心凭空的拉了把椅子过来,倒着身子坐下说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曜于琴的都市怪谈,微信“优读文学”看,聊人生,寻知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