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十九章 去或留  世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去或留一更到

    不止是东方小玲有些发傻,便是一众“心怀叵测”的家伙也登时有些发傻。

    林鸿飞这话,不仅将东方小玲给堵回去了,连他们接下来的话也给堵了回去,若是自己再跟着起哄让林鸿飞向东方小玲赔三杯酒以示歉意,是不是说明自己自己是成心的呢这个帽子有点大,没有人愿意被戴上这么一顶帽子。

    丫头没经历过后世那些“无赖”的酒场,不晓得如何应对,愣了半天,终于冒出来一句,“你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

    刘坤几人登时郁闷无比,你让他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他还能喝么一更到又不是几辈子没见过酒的超级酒虫。

    既然林鸿飞已经明确表示他有办法解决市摩托车制造厂的矛盾,众人也就不再说什么,大家的心意到了,这次聚会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无论如何,林鸿飞都要领自己这份人情。

    段玉珍还没有从林鸿飞大学生的身份中转变过来,对于林鸿飞出去喝酒的事情便很是不满,自打回家便没有给林鸿飞好脸色看,“你小子长能耐了啊,自己出去喝酒不算,还把人家东方书记的闺女也给带出去了让东方书记知道了,腿不给你打断”

    “这都哪跟哪啊,”林鸿飞知道老娘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也不和段玉珍争辩,笑道,“妈,今晚在一起的都是熟人,有安乐乐那小胖子,还有刘坤他们,这不是知道市摩托车制造厂的情况不太好么,大家聚在一起,问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要是有他们能帮得上的,他们就搭把手其实就是借着喝酒的由头说说这个一更到,我们心里有数。”

    “这样啊,”段玉珍的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她最怕的便是儿子年纪轻轻的成了正科级干部之后便得意忘形,惹出了事来,不过既然儿子刘坤他们是为了儿子工作上的事情出谋划策来的,是为了儿子好,段玉珍心情便自然的高兴起来,“行啊,这次就算了,不过我给你说,以后少喝酒,酒这个东西有什么好处看看你爸,每次喝的都跟条死狗似的让人给抬回来,你可不能学他”

    段玉珍对林卫国逢酒必喝、逢喝必醉的恶劣行径深恶痛绝,这次便拿林卫国这个活生生的反面典型来教育林鸿飞,“你还年轻,让领导看到你整天喝的醉醺醺的,像个什么样子”

    在段玉珍的眼里,林鸿飞这次喝酒的行为俨然已经和“每天喝酒、逢酒必醉”画上了等号,林鸿飞立刻举手投降,不敢和段玉珍继续这个话题,“对了,妈,我爸这就要调走了,你也得去舜耕市吧”

    林氏轻型武器战术导轨系统得到了古齐省省军区和舜耕军区主要领导同志的高度赞扬,认为林卫国同志发明的这个战术导轨系统对于提升我军的单兵作战能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已经明确了将调林卫国进入那支刚刚组建的部队当中去,具体负责哪方面的工作林鸿飞并不清楚,但给林卫国定的级别相当高,而且因为这支部队特殊的性质,家属区和训练区是分开的,军官们的家属和子弟严禁进入军事训练区,军官在回家之后也不能透漏部队上的任何事情。

    段玉珍这几天一直有些犹豫不定,一边是担心没有自己在身边照顾,林卫国肯定照顾不好自己,一边又舍不得自己班里的那些孩子们和林鸿飞,正为自己的去留犯愁呢,闻言,顿时叹了口气,“还没拿定主意呢。”

    “我觉得,你还是跟我爸一起过去吧,”这个问题林鸿飞很认真的想过,虽然一家三口在一起很好,但眼下的情况,还是让段玉珍去照顾林卫国好些,“妈,您知道我爸的性子,忙起工作来连饭都顾不上吃,先这支部队是新组建的,性质也有些特殊,千头万绪的工作都需要我爸去做,如果身边每个人看着,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累趴下。”

    “你爸这辈子就是个劳碌命,”一说起这个段玉珍就直咬牙,恨恨的表情,“可我们都走了你怎么办”

    段玉珍焉能不知道自己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知道情况还真如儿子所说的那样,从心里来讲,家庭观念极强的段玉珍是倾向于将自己的工作调到舜耕市去,照顾自己家男人的,可林鸿飞的年龄太小

    “没事,就算你们都走了舜耕,咱们军分区还得将这房子留给我用,我还住这就是,大不了吃饭的时候我在工厂里吃点,你们不用担心。”

    林家的这套贩子属于单位的房子,按照规矩,若是林卫国调走了,通常情况下都会将房子收回来,给其他同志使用,但这只是一般情况,现在林卫国已经从军分区的副参谋长成为了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的舜耕军区的一名骨干,他现在的那支部队是中央领导都高度的,谁不知道林卫国必定前途远大,若是将来取得了中央领导满意的结果,拜将指日可待,指不定将来大家还要找林卫国帮忙,谁会在这个时候将林家的房子收回来

    而且对于军人来说,最大的荣耀不就是将来有一天能够在自己的肩膀上添上一颗金灿灿的将星么

    段玉珍便沉吟不语,林鸿飞说的这个她自然还是知道的,但出于母性对儿子的关心,她总是担心自己走了之后儿子照顾不好自己,儿子饿了怎么办回家来一看冷锅冷灶的心里肯定会寡寡的吧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儿子会不会觉得孤单晚上睡觉的时候儿子会不会害怕

    “妈,我都二十多了,搁在解放前,儿子都好几岁了,早就是家里的顶梁柱,男孩么,哪能不吃点苦您说是吧”

    段玉珍心中便顿时一疼原来儿子早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了啊。可心中更多的是骄傲,看看我儿子,这才是我的儿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